<video id="sh9jz"></video><track id="sh9jz"></track>
<source id="sh9jz"></source>
    1. <wbr id="sh9jz"></wbr>
    2. <i id="sh9jz"><sub id="sh9jz"></sub></i>
      1. 網站無障礙
        站內搜索

        從逃避到追隨 魯迅長孫仍在尋找魯迅是誰

        發布時間:2021-10-19 10:56:13 | 來源:中國青年報 | 作者: 蔣肖斌 | 責任編輯:蘇向東

        9月28日,北京國家圖書館,《魯迅手稿全集》新書首發式上,魯迅長孫、魯迅文化基金會會長周令飛致辭。歷時4年,編委會最終完成新版《魯迅手稿全集》全套78冊、共計3.2萬余頁手稿的精印出版,較此前出版手稿增加逾14600頁。中青報·中青網記者 曲俊燕/攝

        他漸漸變成了一個和藹可親、有思想、為了民族和老百姓而奮斗的人,是值得我們去尊敬、學習、研究的,而且又是我的家人、我的祖輩。

    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     魯迅誕辰140周年,多項紀念活動在北京、紹興等地舉辦,魯迅長孫周令飛也來了,忙得不行。人們總想在他那張酷肖祖父的臉上,尋找某種傳承。其實,周令飛出生的時候,魯迅已經去世17年;他不擅長寫作,倒是對攝影更感興趣。只是魯迅的光環太耀眼,提到周令飛,大家想到的還是魯迅。

       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,周令飛慢慢接受了魯迅長孫的前綴,今年68歲的他經常出現在各類魯迅相關的活動場合,并擔任魯迅相關組織的職務。由他親自選編的新書《魯迅代表作》,從魯迅畢生作品中精選了239篇,近日由作家出版社出版。

        在接受中青報·中青網記者專訪時,周令飛說,自己和大家一樣,沒有見過魯迅,即便是他的父親,記憶也只停留到7歲。父親只能告訴周令飛,祖父是如何帶回來牛皮紙包的點心,拆開后把紙疊得好好的收起來。而關于魯迅的作品和精神,周令飛要到很久以后才能體會。

        中青報·中青網:你小時候逃避“魯迅長孫”的身份?

        周令飛:我上世紀50年代末在北京景山學校上小學,當上到魯迅的課文,大家知道了我的背景之后,我就在眾目睽睽之下每天被“指指點點”。隔著教室的玻璃窗,外面就有人指,雖然沒有指到我身上,但是我特別難受。

        到了初中,“文革”開始了,我們要背魯迅課文,要學習魯迅怎么戰斗、怎么投匕首,我就更不舒服了。我很不喜歡當“孫子”,我就不去學校了,躲在家里看書。

        中青報·中青網:那段時光對你之后的影響大嗎?

        周令飛:大,非常大,我從那個時候開始接觸文藝。當時我們家被周總理保護起來,沒有受到沖擊。家里有很大的書柜,裝滿了世界名著,《戰爭與和平》《茶花女》……那幾年我就是看書,看不懂就塞回去換一本再看。

        中學畢業,我去參軍,因為想逃開一個大家都認識我的環境,當兵就沒人認識我了嘛,當時就是這么天真。而且看了很多書,《鋼鐵是怎樣煉成的》對孩子的感染力非常強,想保家衛國。但一開始,軍代表認為魯迅的后代吃不了苦,我就故意在他們面前掃地、啃窩窩頭,磨了很久,終于同意我參軍了。

        只是沒想到,第一天新兵連訓練,連長就點名“周令飛,魯迅的孫子”,那一剎那我發現,還是逃不掉。新兵連結束后分配工作,我居然被分配到衛生所。我問為什么,他們說魯迅原本學醫,后來棄醫從文,你要完成祖父未完成的事業。

        這樣的事情還有很多:要我寫通訊報道,我最不會寫的就是作文,他們不信,就得寫,因為我是魯迅的孫子。沒轍,寫吧,起了一個頭,寫不下去,已經半夜兩三點鐘,太困了,排長拿根煙給我抽,我說不會,他說怎么可能,魯迅抽煙……

        在部隊就是這樣的狀態,到后來,我說我實在不會寫作,但是會拍照片。就這樣,我開始了攝影,后來到解放軍畫報社做攝影記者,轉業后又到人民美術出版社當編輯……

        中青報·中青網:轉業后你還會被“魯迅”困擾嗎?

        周令飛:1980年,我自費去日本留學。沒想到,一進日本的語言學校,他們就知道我是誰,魯迅在日本太出名了。那種滋味,非常痛苦,我的一舉一動都會成為大家閑聊的話題。

        中青報·中青網:后來是在什么樣的情況下,你開始從事與魯迅相關的工作?

        周令飛:1999年,我回到上海工作。當時父親跟我談,說家里沒有人接班,要不你來幫幫我。我一直覺得作為孩子要盡孝,就答應了。從那個時候,我開始“不太情愿”地接觸魯迅。但在這個過程中,我發現原來認識的魯迅和真正的魯迅是兩回事。

        我以前印象中的魯迅,是一個嚴肅的、投匕首的、讓人敬畏甚至害怕的人,他漸漸變成了一個和藹可親、有思想、為了民族和老百姓而奮斗的人,是值得我們去尊敬、學習、研究的,而且又是我的家人、我的祖輩。于是我從消極的逃避、抵抗,轉變成一種擁抱的感覺。

        前幾年,我和夏目漱石的孫子在東京有一次對談。記者對他說,你是夏目漱石的孫子,日子一定比我們好過得多。但他竟然說,自己的前半生就活在一種恐懼之中,每天被人說應該接班了。我當時覺得他很勇敢!敢大聲講出來,我是把這種情緒藏在心里了……我父親也是,覺得作為魯迅的后人,要夾著尾巴做人,要盡可能小心謹慎。

        現在我的職業是傳播魯迅的義工,2001年成立了上海魯迅文化發展中心,2012年成立了魯迅文化基金會。這和作為名人后代“啃老”截然不同,金錢和我沒有直接關系,當然我曾經也有過一個想法——魯迅的IP是不是可以做生意?但事實上是不可以的。

        在傳播魯迅的過程中,前十年我沒有薪水,我把自己的房子都賣了。沒有收入,但工作一直要做下去,成立魯迅文化基金會后,我拿最低工資,大概是平均水平的五分之一。如果不是因為血緣關系,不是因為我后來對魯迅的深刻理解,我不可能堅持到今天。

        中青報·中青網:你現在是如何理解魯迅的?

        周令飛:此前也許因為一些宣傳的需要,把他塑造成為一個斗士。我做了30年傳媒工作,覺得傳播最大的特點就是要講真話。以前的魯迅形象是片面的,我應該把他還原出來。

        我父親2001年出版了一本《魯迅與我七十年》,我協助他出回憶錄的時候,看到了祖父是一個和藹可親的人、幽默的人、喜歡交朋友的人。他的斗爭性,甚至有人說他刻薄,與生活中的他完全兩回事。

        2004年,我和父親一起寫了一篇6000字的文章《魯迅是誰》,后來我們上了一些電視節目,提出要還原一個真實的魯迅;再后來,我們出版《魯迅零距離》的書,舉辦“魯迅是誰”的展覽……一切的一切,就是想讓年輕人認識真正的魯迅。

        中青報·中青網:《覺醒年代》里的魯迅在年輕人中非常圈粉。你覺得現在的演員中,誰最適合演魯迅?

        周令飛:我曾經寫了一個電影劇本,當時我想過找梁朝偉,他臉上的戲很足。魯迅的影視劇難拍,因為他是一個寫文章的人,不是端槍打仗的人,他沒有動作,如何表現矛盾沖突、戲劇張力,就比較難。

        演魯迅,長得可以不是很像,但精神面貌一定要像。魯迅是一個非常嚴謹的人,稿紙上的字跡很工整,哪怕是修改錯別字也涂得非常干凈。就像剛才說的,連包點心的包裝紙,他都要親手疊好。所以,我覺得拍他在地上寫《狂人日記》是不真實的,可能會給觀眾帶來誤導。

        (記者 蔣肖斌


        最新播報查看更多
        加載更多新聞
        友情鏈接

        關于我們? 合作推廣? 聯系電話:18901119810 ??010-88824959 ??詹先生 ??電子郵箱:zht@china.org.cn

        版權所有 中國互聯網新聞中心 京ICP證 040089號-1?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??10120170004號 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:0105123

        香港三级韩国三级日本三级